商都网狐说西游
首页>证券>平顶山安置房烂尾六年 地方政府官员受命禁言
搜一下→  全网 

平顶山安置房烂尾六年 地方政府官员受命禁言

2018-5-24 10:45作者/来源: 

烂尾楼盘寻常见,但是这个名为华众绿馨花苑的楼盘则有点与众不同——打着旧城改造项目名义,在没有任何预售手续的情况下,大肆作为商品房销售,而平顶山多个部门却在过去几年里毫无作为。

记者调查发现,华众绿馨花苑背后,幕后控制人的多个关联公司涉金融贷款而被告上法庭,资金链断裂使得这一楼盘烂尾。而在这一项目中,政府监管职责疑似失效。


听闻这种情况,业主陈放霞禁不住失声痛哭,6年前她拿出积攒的13万元,作为30%首付购买了一套107平米的房子,这是过去几年里最美好的期盼——孩子上更好的学校,居住条件也得以改善。

但事实是,这栋位于平顶山南环路与光明路交叉口的楼盘房子已经烂尾,楼盘中间挖出的两层地下停车场现在是一汪碧水,开发商消失不见。

2.jpg

与陈放霞同样遭遇的,有400户,记者拿到的华众绿馨花苑业主提供的维权名单,有96人在上边签了字。其中最少预付了30%的预付款,也有许多全款购房者。

与现在无可奈何的心情相比,购房者从2011年6月开始陆续交钱时满心欢喜——平顶山煤矿机械有限公司生活区改造项目绿鑫花园安置房工程。有政府政策支持,又有平顶山煤机厂这一省属国有全资公司背景,自然方心。

这也是许多购房者在开发商没有预售证背景下,甘愿真金白银甚至全款购房的底气。

华众地产对买房户所开的均只是收据。在施工过程中,华众地产以不同借口向业主追加房款,但房子却久不动工。

有业主给记者算了一下,仅收取购房款一项就高达数千万元。

400多拆迁安置户与华众地产签订了购房协议,合同规定交房时间是2014年12月。可是,6年多时间过去了,1号楼至今尚未拆迁,4号楼仅仅挖了个大坑,只有2号、3号楼于2014年底主体工程完工,至今没有安装门窗。

绿鑫花园成为名副其实的烂尾工程。400多户业主无家可归、无处安身。多次上访,毫无结果。在6年间,有数十位老人去世。

业主也曾多次向办事处、区信访局上访,但是几年下来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2016年,新华区统战部部长吴莉莉、副区长连超等部门领导协调开发商王少华与部分业主达成协商,王少华承诺3号楼最晚于2017年6月底交工,2号楼6月底开工,剩余的4号楼慢慢干。

王少华还承诺每半个月开一次例会,但最后了无音信。

2018年4月18日,400多户业主打出写着“华众地产、煤机厂,毁我家园,无家可归,还我房子!”和“华众地产王少华还我血汗钱”的横幅维权。

除了绿馨花苑,平顶山新华区启蒙路与光明路交叉口的明锐花苑项目,也是华众地产的项目——盖了11层后就停工了,至今未能再开工。

一房多卖

根据《平顶山市城市建成区村庄开发改造和旧城改造联席会议办公室文件》(平城改办【2011】9号),平顶山煤机厂家属院进行旧房改造,纳入旧城改造项目,平煤机厂与河南华众房地产公司达成联合开发协议。

绿馨花苑占地33.5亩,为住宅和幼儿园用地。其中居民住宅占地29.6亩,涉及居民410户,规划总建筑面积129919.3平方米。符合旧城改造规定范围,并享受旧城改造相关优惠政策。

平顶山政府批复,要求优先开建2#、3#楼,总共430套,其中410套用于安置住户。要求安置房只能用于居民安置,不得对外销售。但事实是,这个项目以对外作为商品房销售为主。

改造生活区,改造群众生活环境、提升城市品位。本是造福民众的安置房不能如期交房,作为业主代表的平顶山煤矿机械厂的态度也很暧昧,没有为本厂职工安置房问题积极奔走。

但当年为建设这一小区拆迁时,平顶山煤矿机械厂和地方政府是很积极的。一名职工告诉记者,强制性的要求配合拆迁安置,家里有人不同意,就做好工作再来上班。

2011年,河南华众房地产公司是如何取得绿鑫花园项目的开发权,与平煤机厂达成联合开发协议的?没有合法的招投标程序。

平煤机董事长吴战越告诉记者,当时签署了一份框架性协议,由公司总会计师段士奎出面签字。如今段士奎已经退休。

吴战越称,后来也要求与华众地产签署详细的合作协议,但是一直没能签署,如今也无法与华众公司取得任何联系。

在业主们因为维权而相互有了交流,相互发现这个小区存在的猫腻——一房多卖。至少有24套房子存在一方两卖,一房三卖现象。

另外,该公司存在长期拖欠民工工资等现象。

2017年4月份在承包土石方开挖的工程商徐先生,在9月份进行基坑排水,清淤泥,砌砖,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土石方工程没有签合同。工程款一分没结。

从2011年6月开始,华众地产对外开盘出售预定安置房,大量收取房款。而在这6年时间,绿馨花苑这个总建筑面积近十万平米的建筑项目,一直未取得房地产开发五证中的任何一个证件。

相关监管部门对此是否知情?

平顶山市房管局执法大队副队长王振军表示,从2012年巡查中发现绿馨花苑项目做宣传,涉嫌违规预售。虽然监察大队表示日常监管一直跟进,但直到2015年才陆续收集到违法预售的证据。

为何长达三年才能够界定是否有违法预售行为?王振军的回答是购房群众不配合工程程序。直到2015年购房项目出现问题,群众才配合收集证据,对其进行查处——退还群众的购房款、并缴纳罚款。

王振军和他的同事带了三个案卷,称行政执法程序已经走完,但是华众地产“一直没有缴纳罚款”。

王振军告诉记者,他们收集到的证据显示将近200万,“肯定只是一小部分”。

当记者质疑房管局监管的有效性时,有人将王振军叫出办公室,王振军站起来称采访要“暂停一下”,几分钟后回来告诉记者接到领导要求,无法回答记者采访,由市里某部门统一答复。

记者问是哪位领导,这位大队长尴尬的称“肯定是比自己大的领导”。和另一同事,抱着案卷走出办公室。

为什么被叫走,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地方政府不希望让媒体获得更多消息。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接到平顶山政府相关部门的回应。

记者了解到,2014年底和2015年初,华众房地产4次因未取得房地产预售而违规做广告被工商局处罚。值得玩味的是,4次违规均以罚款并责令整改告终。

钱去哪了?

无论是购房者、合作方平顶山煤矿机械厂,还是地方政府,都承认华众地产于2015年资金链断裂。

就在华众地产资金链断裂的2015年,华众地产的股东从尚楷和王乐乐(分别持股1.96%和98.03%),变更为王少华、河南诺胜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河南中磊置业有限公司。

华众地产公司的办公地址在平顶山市湛河区南环路西段,后来变更为平顶山市石龙区赵岭村。

1984年出生的王少华除了掌控华众地产,还是平顶山市得普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河南华锐双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平顶山市华缘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平顶山市华磊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

这四家公司无一例外均涉及到法律诉讼。

平顶山市石龙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叶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宝丰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自2013年起,向河南华锐双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贷款3500万元。

郏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2004年向平顶山市华磊实业有限公司、平顶山市得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提供借款800万元。

除了银行借贷,还牵涉多起民间借贷纠纷,王少华及华众地产被告上法庭,涉及金额数百万元。

根据记者拿到的购房协议,400户购房者至少拿出了数千万的购房款,而所开发的绿馨花苑用地根本没有进行招拍挂,并享受到地方政府的相关政策优惠,同时建设方在工程建设中进行垫资建设。

这意味着,华众地产在这一项目中是空手套白狼。这样的一桩看似稳赚不赔的生意,钱去了哪里?

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坊间传闻王少华拿着购房款去澳门赌博,输了一大笔钱。但是这个说法没有任何确切证据支持。

记者辗转拿到王少华的两个电话号码,其中一个一直无法接通,而另一个打通后,对方接通后称打错了。


[编辑:金融编辑01]